南宁老人超市上吊:知名基金经理王宗合遭“李鬼” 8月来已是业内第二起

发布时间:2019年11月21日 21:02 编辑:丁琼
中超

峨眉山第一场雪

胡适公务繁忙,无暇照顾、管教孩子,而他的太太江冬秀因没有接受教育,对孩子,无论是养育还是管教,都不甚得法。对妻子的“教子无方”,胡适似乎很有怨言。这种情感,在他的信中也可见端倪。1927年2月5日,远在美国纽约的胡适给江冬秀写了封信,信中谈到夭折的女儿。胡适说:“我想我很对不住她。如果我早点请好的医生给她医治,也许不会死。我把她糟掉了,真有点罪过。我太不疼孩子了,太不留心他们的事,所以有这样的事。今天我哭她,也只是怪我自己对她不住。我把这首诗写给你看看。”西安的哥委屈奖

财政部下达1136亿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